【克罗地亚】萨大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的管理危机

2021年3月14日   |   by msportsapp

萨格勒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哲学院)学院理事会与该校校长达米尔-博拉斯之和平相处几年后,再次发生了管理危机。4年前发生的管理危机是学院代理院长泽利科-霍尔耶瓦茨(Željko Holjevac) 因不愿召开学院理事会会议而被理事会免职。霍尔耶瓦茨随后指责该决定违反了学院的章程。根据学院章程,他是唯一可以召集理事会会议的人,因此解雇他的决定无效。同年,在前任院长弗拉特科-普雷维希奇(Vlatko Previšić)宣布该学院可能与天主教神学院合并时发生了学生骚乱事件。除学生外,许多教授也参与了抗议活动,声称哲学院应遵循世俗标准,不受宗教机构的干涉。4月以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bwamy.com/,克罗地亚学院管理层一直危机四伏,并且由于一些原因,达米尔-博拉斯和学院理事会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

这一切都始于4月下旬,哲学院理事会(Council of Faculty of Philosophy)召开特别会议,对萨格勒布大学试图拒绝内文-约万诺维奇(Neven Jovanović) 提出的管理纲要和方案予以警告(约万诺维奇是学院院长一职的竞选者)。约万诺维奇的方案已于2月以76票赞成、9票反对获得理事会批准。因此,他有望成为该学院的新院长。此后,学院理事会批评校长达米尔-博拉斯未向学院或约万诺维奇本人说明其候选进展情况,也没有通知他参加与学校评议会(University’s Senate)成员的面试。学院理事会批评学校评议会以不遵循透明原则和民主程序的方式召开会议,而且评议会成员在事先未对此事进行辩论的情况下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了表决。学院理事会指出,博拉斯校长想通过引发管理危机让“自己”的候选人上任,从而全面掌控哲学院。现任院长维什纳-弗拉霍维奇-什泰特克表示,博拉斯的目的是掌控哲学院,评议会取消约万诺维奇的竞选资格则违反了该校评议会章程——未遵守约定期限,也未以书面形式说明做出该决定的理由。

约万诺维奇本人认为,评议会不希望他担任哲学院院长可能是有原因的。他提到了自己之前的两次发言。克罗地亚他在发言中承认哲学院特立独行、学生不服管教。2006年,学生组织了一次“反对不公平的教育收费制度”的会议,他对此感到自豪;他同样为2016年全院质疑大学的规章制度感到很自豪。约万诺维奇称,2020年也会发生这种情况。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每次学院想获得管理权时,大学都会将其称为管理危机。约万诺维奇打电话给评议会的同事,敦促他们通过自己提交的方案,重新考虑他的候选资格。他还用了一个有趣的比喻:萨格勒布大学如今被视为一个原子群,而不是一个综合的有机体。也就是说,该校由众多不同、相互冲突、特殊的利益体共同组成。

几个月后,校长博拉斯停止了学院院长维什纳-弗拉霍维奇-什泰特克的职务。什泰特克被停职的原因是骚扰哲学院雇员安特-科维奇(Ante Čović)。据称安特-科维奇是受害者,而什泰特克的骚扰行为动摇了他在学校里的地位。博拉斯的决定于7月8日生效,但必须经大学评议会确认。鉴于几个月曾发生涉及内文-约万诺维奇的事件,以及斯特蒂奇指责博拉斯篡夺学院权力,不难想象评议会会做出什么决定。最终,在出席的67名评议会成员中,有48人赞成停止什泰特克职务的决定,12人反对、7人弃权。该大学副校长、兽医学院教授、博拉斯的亲密盟友米尔延科-辛普拉加(Miljenko Šimpraga)被任命为代理院长。据说,这是博拉斯公报私仇。兽医学院则发表声明称,辛普拉加将不再是本学院的雇员,他的行为应被视是该大学委托管理工作的一部分。

任命后不久,辛普拉加即将召开他上任后的第一次理事会。然而,由于他的工作议程未获得理事会多数成员的赞成,会议被暂停。据悉,在119项议程中,新院长遴选事项仅排在第118位,而理事会提出的2020/2021学年选举德拉甘-巴吉奇(Dragan Bagić) 教授为代理院长的建议则被归入 “其他事项”。学院学生和教授表示,辛普拉加制定议程的方式有碍会议议程的执行,他甚至不想就理事会提出的日常议程进行投票。辛普拉加还威胁理事会说,如果他们不接受他的工作议程,会危及学院雇员的职位。他暗示,他与学院理事会的关系今后将大不相同。

事实证明,萨格勒布哲学院没有出现任何新危机,因为学生和教授与大学代表之间的冲突几乎每年都会发生。这一事件表明,哲学院并非一个独立的机构,在没有与学校进行讨论的前提下做出重大决定,的确破坏了民主原则和程序,而民主原则和程序应当是所有决策(包括学术界)的基础。

(作者:Valentino Petrović;翻译:吴越;校对:郎加泽仁;签发:陈新)

Tags:

Leave Your Comment